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用春药有用吗 > 记者暗访揭幕谁在用1000暴利的用品?组图

记者暗访揭幕谁在用1000暴利的用品?组图


/ 2017-09-06

  1992年以来,几乎所有的大小城市里都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用品商店”,也有叫“夫妻保健用品”的。城区性用品专卖店至今已至少有600家左右。第一家在东四开业的亚当夏娃保健品店如今已经发展成为颇具规模的连锁经营商店。然而用品专卖店中的“具体内容”,仍然还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一份统计调查结果显示,在25—45岁的被调查者中,73.4%的女性“从未光临过”用品专卖店,“光临过”的男性比例则为52.6%。在这52.6%中,83.1%是为了买,只有16.9%是为了购买其它用品。

  近日,记者在前门、南站、西单、劲松、菜市口五地共8家用品专卖店进行了暗访。暗访的结果令人触目惊心:不但价格昂贵,利润超高、“三无”产品多,更可笑的是,它还成为一些人用来讨好和巴结领导的礼品。

  记者在暗访中发现,几乎所有用品专卖店经营的商品都大同小异,主要为五类:壮阳用品、催情用品、仿真器具、避孕药品以及少量的治疗性病的药品。

  壮阳药品差不多是所有此类商店的“主打商品”,名称大都很具有杀伤力:“猛男胶囊”、“雄不倒”、“狼一号”、“威哥”等等。种类也十分繁多:喷剂、胶囊、药片、器械等等,内服外用各种各样。每一种用品都具有类似的功效:增大、增粗、延时。只是不同的用品侧重点不同。由于消费者并不是对每一种都了解,所以不同的商店最畅销的品种也不同,基本上是靠经营者推荐和价位决定。但目前畅销的用品都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颜色为天蓝,形状为菱形——也就是“伟哥(万艾可)”的外表。

  催情用品更是五花八门、无所不有,有专门给女性或男性使用的,也有夫妻合用的。和壮阳用品一样,也有喷剂、药品、药水、器械等种类。大部分的催情用品是针对女性的,功能以润滑、刺激为主。还有一部分是各式各样的药水,基本都是无色无味,例如有一种俗称“西班牙苍蝇水”的女用水,它的玻璃瓶只有2寸多长,攥在手心里很难被发现,店里的老板介绍说:“进口货,在国外都特有名,一分钟就见效!”当被问道这会不会被有不良的人买去用作犯罪工具,老板讪讪地笑着:“那我就管不着了”。

  仿真器具可以说是用品专卖店里最触目惊心的用品了。各种形态的仿真男女器官装在透明包装的盒子里一一陈列在货架上。外包装上通常还印着极具视觉冲击力的文字:手感真实、真人发声等等。包装盒上都有一个小孔,消费者可以将一个手指伸进去亲自触摸。也许是为了增加使用者的心理刺激,有一些仿真女性身体是模仿某些著名女明星制造的,例如记者看到一个名叫“仓木”的仿真女性身体,脸部和发型都模仿的有几分相似。

  避孕用品在这些商店里通常被放置在不大的空间里,品牌也是常见的种类,例如男用的杜蕾斯、戴尔乐、多乐时等,但售货员在介绍时都极力推荐那些具有特殊附加功能的,诸如延缓的、七彩的、荧光的、果香的。因为这些用品的价格比那些普通的要高出一大截儿。

  说到经营,用品专卖店里经营者大都讳莫如深,但没有人流露出经营困难,举步维艰的神色。前门的一家售货员更是有点得意地告诉记者:“这不像饭馆,人来人往,顾客通常都不多,但只要进来的基本都是买东西的。”

  进用品专卖店买东西的85%以上是男性,年龄跨度比较大,从20岁到60岁都有,其中以40岁左右的男性居多。“有钱的、没钱的都来买,有开着车来买的,也有民工来买的。”前门一家老板这样说。基本上所有的用品专卖店都是24小时营业,出人意料的是,绝大多数购买者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前来购买,白天的购买者占了大多数,晚上反而比较少一些。在这些男性购买者中,除了购买避孕用品以外,以购买女用催情用品居多。在南站、前门、西单这些地方的用品店里,“出差的”和“外地的”多次被经营者提到,而且“进来的几乎都不讲价”。

  “不讲价”给了用品专卖店很大的利润空间。由于这种商品的使用特殊性,大多数购买者对它了解不深,所以讨价还价也无从谈起,再加上很多购买者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求尽快买完了事,不好意思讨价还价。然而这其中的利润却非常让人吃惊。

  拿最常见的来说,一盒12只“挚爱装”的杜蕾斯的批发价通常在17元左右,但在用品专卖店里平均卖到了60元,3只装的批发价在6元左右,而店里差不多在14元。更有甚者化整为零,单只竟可以卖到5元甚至10元。

  还不算利润最大的,因为这种东西在普通药房里也买得到,商家不敢将价格定得太离谱,而那些五花八门的催情用品和仿真器具的价格就没边没沿儿了。例如前面提到的仿真“仓木”,价格竟然在3200元一个,而从广州实际批发的价格大概只有500元左右;“猛男胶囊”共8粒,店里零售在150元左右,而实际批发在20元左右;一种叫做“非洲名模”的仿线%!即便如此,销售量还是能让老板们满意。据营业员介绍,价格在100元左右男性口服液每天能卖出去10盒左右,500元左右的仿真器具一个月也能卖出去五六件。

  那么,谁是用品的真正使用者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用品的市场远比想象的大得多。进用品专卖店买东西的85%以上是男性,年龄跨度比较大,从20岁到60岁都有,其中以40岁左右的男性居多。

  “有钱的、没钱的都来买,有开着车来买的,也有民工来买的。”前门一家老板这样说。基本上所有的用品专卖店都是24小时营业,出人意料的是,绝大多数购买者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前来购买,白天的购买者占了大多数,晚上反而比较少一些。在这些男性购买者中,除了前来购买避孕用品以外,以购买女用催情用品居多。在前门、南站等客流比较大的地方,“出差的”购买者占多数。

  除了到外地出差的购买者以外,外地来京的人也是用品专卖店的主流客源。“小地方来的人愿意在买,因为品种多、花样多啊,好多都是他们以前没见过的。”前门一位老板指着一种600多块钱的仿真娃娃跟记者说,曾经有两个来旅游的南昌的小伙子一次就买了7个。

  很多人以为夫妻之间是不会用这些东西的,然而几乎每家用品专卖店的经营者都提到“夫妻间用这个能增加乐趣”。一位40岁左右的女店主说:“结婚时间长了,夫妻生活就没意思了,用这个可以给生活带来新鲜感,也有助于增加夫妻感情。”由于中国人一贯比较含蓄,没有具体资料显示有多少比例的用品走进了普通夫妻的卧室,但在国外,夫妻之间用用品并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在,将用品又称之为“情趣用品”,意指可以给夫妻生活增添情趣。

  在暗访中,有一种用途让记者大吃一惊。一位店主向记者推荐仿真娃娃的一种特别用途:“可以买了送给领导啊!比如要是你的领导中年丧偶,你买个好点儿的娃娃送给他,他一定会对你刮目相看的!这不比送烟送酒更得领导的心吗?”听到可以买仿真娃娃送给领导,记者不禁有些惊讶,看到记者的神色,老板有些得意:“没想到吧,这招儿特别管用,而且因为千把块钱,也算不上行贿。”

  暗访结束后,记者与一位同行交流,同行感慨地说:“真是没有想到,用品也能成为用来讨好和巴结领导的礼品。”

  在所有的用品中,除了几种知名的以外,几乎没有一种是批准文号和说明书功能相吻合的,有的说明书带有极其明显的挑逗色彩和夸大成分。更严重的是,大多数用品的厂名、厂址、甚至电话都是假的,是一些“三无”产品。

  在前门、南站一带,非常畅销的男用壮阳药品“狼一号”价格在70元左右,共8粒,它的批准文号为“食试字”,说明只是一种试行的食品。记者注意到,大多数壮阳和品的批准文号都是“食准字”,然而说明中却写着“精心研制而成,能够延长时间,对多种致病菌具有强力杀灭作用,同时对遗精、早泄、阳萎具有独到之处”,甚至“经临床检测,对人体无任何毒副作用”。

  我国《食品卫生法》:凡表明具有特定保健功能的食品,都必须由国家卫生部审查批准。但是,卫生部至今未批准过任何一种具有性保健功能的食品。一些喷剂、水剂的批准文号是“消准字”,也就是说它只是消毒用品,然而说明中仍然有治疗性字样。还竟然有五六种商品共用一个批准文号。

  至于那些所谓“进口产品”就更加没有质量了。前面提到的女用水“西班牙苍蝇水(Spanish Fly)”的内外包装上一共有5种文字,分别是英文、西班牙文、荷兰文、德文和法文,唯独没有中文,更没有生产厂家和批准文号,甚至找不到生产日期和保质期。根据我国《商标法》和《消费者权益保》,外国产品在我国市场销售,应有中文标识,这是产品生产者、销售者的义务,也是推销自己产品的重要举措,违反这一义务,就应负相应的法律责任。而像“西班牙苍蝇水”这样的所谓进口商品往往在用品专卖店里受到老板强力推荐,价格不菲。

  还有一些经营者以次充好,甚至用已经过期或者明令的药品顾客。曾经有报道说,广州一位男子买了一种壮阳药品,结果吃下去之后,充血长达30多小时,最后送到医院才避免了更大的。

  记者从消协了解到,用品的投诉率是零。因为处于害羞的心理,几乎没有消费者敢于将自己在这方面遇到的质量问题公布于众。1999年12月,上海市首起性用品官司最后因担心个人生活隐私被而半途夭折。几乎所有的性用品消费者碰到这种商品的质量问题都会自认倒霉。但零投诉并不代表零问题,只是现在缺乏专门检测的机构和可供参考的统一标准来鉴定,也缺乏专门机构对性保健用品的生产质量、使用功能等进行监督。

  用品行业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涉及性心理、医药、卫生、计划生育等多个方面。据了解,要开一家正规的性用品店,首先要办工商许可证;经销、避孕药,就要向计划生育部门申请避孕药具经营许可证;经销调节性机能、内分泌的保健品和药品,就得向药品管理部门申请药品经营许可证;经销一些性科学的图书,还得办图书经营许可证……这种“多头管理”的格局给生产厂家和商家很多可钻,造成了市场的混乱局面。

  目前,尚未有一个专门的部门对用品市场进行统一管理和规范。但据有关人士介绍,卫生部已经着手立法以进一步规范权限、明确职责。现在已经成立了全国卫生保健用品标准委员会,一旦这个法规经过国务院法制办审批备案后,凡是属于保健品类包括性保健品就统一由卫生部门来管理。届时性用品市场管理混乱的状态将得到大大改善。

  人天生就有性的需求,就有获得满意的性生活,性的欢愉是与生俱来的。使用用品本身无可厚非,拥有和使用用品并不是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情。全球十大玩具厂商之一的“温州健康产品公司”的负责人吴卫说:“中国对于玩具的需求比想象的要高。虽然中国性文化保守,但根据经验,大家并不完全玩具,而且,如果有需要,一般也会购买。”

  有关专家认为,正确而恰当地使用用品有助于提高生活质量,给生活增添很多乐趣,也可以给健康带来正面效果。国外的健康报道说,处于绝经期的女性可以用玩具保持弹性,避免小便失禁和其它疾病。一些医生也会给达不到的女性推荐玩具。性健康有助于健康,使用玩具能提高身体各器官的感受,使人体对一些不适更和。因此,正确使用用品,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贞子)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