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用春药有用吗 > 情蛊巫术一般长

情蛊巫术一般长


/ 2017-09-06

  ]巫是通神的人,“巫”字的构成是从“工”字。“工”是。西通过的神迹来认识,中国人通过巫跳萨满来认识自然,他们从《楚辞》中来,穿越了两千多年才到今天。

  知妇人造事,有外夫者,取牛足下土,着饮食中,与妇人吃,时令夜间唤外夫名字,又道期会处,勿使人传之。

  巫术离生活一点也不远,它是世界的民俗之源,文化之源,制度之源。比如“中春之月”的男女野合,为了天时以祈求五谷丰登;在人偶上写生辰八字用针狠狠扎,被咒的人会疼痛受伤至而亡;最早音乐也是巫术,是通过模拟野兽的叫声用来捕杀它们。在旧京的风俗中,熬药的药渣要泼在大街上,借来的药锅不能还。有如妙峰山拴娃娃,白云观东岳庙摸铜骡子,既求治病,又育。弗雷泽上下两卷的《金枝》即是本巫术大全,都是在讨论此类问题男女睡不睡觉与庄稼结不结果之间的关系。

  古典小说中的巫术随处可见,在没有唯物观的时代,都被当做现实的描写。《》中,李桂姐把潘金莲的头发絮在鞋子底,每天狠劲踩,潘金莲头疼恶心,饮食不进。《野叟曝言》第八十回中,描写了一个巫婆的做法:先是敞胸露怀,像跳一样摩挲一番,往前走三步,再往后走三步,口中念咒语,再三点全露,她想借此控制男人,没有奏效,算是个恶搞的剧情。传统戏曲中更是满蛊作法,并伴有火彩特效的表演,如今大都在净化舞台的过程中消逝了。

  在梦想还能成为现实的古代,容妆是给神看的,唱戏是给神听的,饮馔是分享神余,的人为那世的人活着,因此神能人。当人开始为自己而活时,世界上便没有了神,也无从了。

  巫是通神的人,“巫”字的构成是从“工”字。“工”是。西通过的神迹来认识,中国人通过巫跳萨满来认识自然,他们从《楚辞》中来,穿越了两千多年才到今天。

  每翻史书,看到巫术之处,都会兴奋不已,《三国》要看借东风,《水浒》要看入云龙公孙胜做法,《红楼梦》要看贾宝玉幻游太虚境,还有马道婆做法那足足是一场巫术的小宴。

  “大凡王公卿相人家的子弟,只一生长下来,暗里就有多少促狭鬼跟着他,得空儿就拧他一下,或掐他一下,或吃饭时打下他的饭碗来,或走着推他一跤,所以往往的那些大家子孙多有长不大的。”

  贾母真信。经过一番施舍的讨价还价,马道婆向赵姨娘要了张纸,拿剪子铰了两个纸人儿,问了贾宝玉和王熙凤的年庚,写在;又找了一张蓝纸,铰了五个青面鬼,叫他并在一处,拿针钉了:“回去我再作法,自有效验。”

  结果,宝玉的头疼得更厉害了,幸好有灵通宝玉救命。曹雪芹这般写的目的,为了说玉的灵通,至于这么大的巫术案,却不了了之,马道婆也就此消失。直到高鹗续写后四十回时,才写了马道婆被抓,通过,发现了马道婆身上和家里藏着的各种巫术用品,计有:不穿衣服的象牙刻的一男一女、两个、七根朱绣花针、泥塑的煞神、几盒子闹香、一盏七星灯、带着脑箍、穿着钉子的、拴着锁子的草人等等。

  巫术在唐代要根据人的程度来,清朝判得严一些,者直接绞刑,巫师流放三千里。因此赵姨娘不会有什么好。这点小破事在如长江大河的《红楼梦》中,连朵小浪花都算不上。可巫术在古人的生活中,已深入到各个方面,当做真实的存在。

  巫术通常被叫做厌(ya3)魅之术,也叫做厌胜之物。马道婆使用的巫术叫做厌(ya3),用对人偶下手映射到对本人下手,是具有性的巫术。而魅,又叫做媚,根据向神魔等方式实施。此种巫术使人相信、爱恋、宠爱对方,用于女性对男性,臣子对帝王之间。巫术与古代女性有关的地方,几乎要与媚术有关。

  再有如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汉简,多是房中术和巫术为主,无过是为了夫妻和好而费力的事。其中一条,用雄鸡或其他雄性鸟的左爪四只,年轻女子的左指甲四枚,在一起熬治,涂在对方衣服上,可使夫妻和好。鸡和鸟类的大脑也有此类功效,把鹊脑烧成灰,放入酒中,饮此酒之人会相思。在敦煌中,也记载了大量的女性巫术。

  这些看上去是历史的边角料,但也有学者善于挖掘。周作人四大之一江绍原在《发须爪》一书中引了“令妇相思”巫术秘方:

  相思(红豆)五个,妇人头发五钱,乳汁五钱,和成剂,作四十九丸,瓷器盛。祭于六甲坛下,脚踏魁罡二字,右(一本作“左”)手雷印,左(一本作“右”)手剑诀,取东方气一口,念《想思咒》七遍,焚符一道,煎药几日尽服止为废。如遇交媾,服之,如在自己腹(一本作“腰”)中寄放相似;如前作用,从中运药一粒在舌,令妇人咂舌吞药。从此爱恋密浓,千思万想,时刻不能下也。

  巫术泛滥起来会带来灾难。汉武帝时,女巫奉旨与大臣在柏梁台合,遂开了秽乱朝政的先河。后宫不少宫女将汉武帝的人偶画像放在床下,以祈求的宠幸,却被宠臣江充说是施行巫术,杀掉不少宫女。江充又说宫女是东宫太子的,他成立专案小组,亲自带人到东宫去抄家,被太子杀了。汉武帝误以为太子谋反,派御林军前去。老爸和儿子的卫队在长安城内,末了是东宫被焚,太子,估计是死于乱军之中认不出来了。而这一切,都是信巫惹的祸。

  巫术认为相似的东西都有相同的功效,随后是联想的无尽放大。由此传统上认为,女性特殊的治病功能。女性身体的毛发和部分排泄物多被视为不祥,却又被视为药品和武器,屡次被用到医学和战争中,马王堆出土的帛书到历代医书皆有介绍。如天癸可治花柳病;取妇人和月经布烧成灰,和着洗阴部的水喝下可治前列腺肿大;阴部的骨头可卖给出海船夫来驾御深渊中的神龙;蚺蛇腹内的油脂可让男童“缩阳”并无药可解,到了年头自然出来(蛇有几岁就缩回去几年);蛇的可引诱女性,做法是见到两条交媾中的蛇,用手帕盖住它们,被手帕粘过的女性会等等,不一而足。

  污物也可用来破法术,相声《山东》里,山东屠户与倭国上法台比试做法。放三昧真火来烧他,可他是杀猪的,身上带猪血,就这样把法术破了。血液在古代被认为是神秘之物,结盟时要歃血为盟。某些地方杀猪宰鸡,人们都趁热把血喝了,认为是大补。还记得童年时,对门的爷爷在鸡脖子横上一刀,抬头张嘴,将可怜的鸡双手举过头顶,那血便流入口中。

  小时候最爱看《封神演义》和《镜花缘》。在《封神演义》中武王与纣王两军对阵,一方用妖术发了大招,另一方用“万点梅花帐”来妖法;在《月唐演义》中也有,并解释“万点梅花帐”是血洒在白帐子上,犹如万点梅花。《月唐演义》第六集为《三盗梅花帐》,有三十回的故事。鲁迅的《阿长与》中,写长妈妈给迅哥儿讲的原话:“城外有兵来攻的时候,长毛就叫我们脱下裤子,一排一排地站在城墙上,外面的大炮就放不出来;再要放,就炸了!” 天癸、产后的血、分泌物,再扩大到、头发、肚兜、裹脚布……贴身便,流血即血光之灾。

  这种巫术从太平用到甲午海战,并写在正史之中。有记载某某炮台处,全城收集了女性的污物和粪尿来御敌,会使得敌人炮火不发,取得胜利。太平军、清军和义和团都争相使用,俨然成了国粹。太平军信洪秀全版本的,一向说此种方法对付清妖最,而义和团对付却总是失灵。可见与否不,在施者是不是中国人,而在对付的是不是。使用的方式对付外来侵略者,失败了也要是胜利,这是层层递进的悲哀。

  比起义和团,女性组成的红灯照更传奇。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采写到最后的义和团老团员,他们仍叙述,红灯照的仙姑们,是会“像个鸡蛋那么大小的挂在空中”,看着义和团在下面开打,她们像李寻欢一样发飞刀,能轻易取出枪炮上的螺丝等,还能像超级赛亚人一样发“波”史中叫空中纵火。义和团一把火把前门箭楼连带前门外大栅栏上千家店的铺都点,原本说有位大师兄,号称说一句“火止”就能灭火。真点火了,大师兄则没了踪影。

  把义和团与红灯照对比一下:义和团跑到宣武门,把画符的黄表纸贴到门上,大喊一声:“烧!”就燃起了大火。红灯照从升空飞到外国,末了在降落,报告说海外十八国,已被红灯照灭了十六个。差别在于:义和团放火烧的,红灯照彻底睁眼瞎说。再有如西什库,说鬼故事:有妇人和被剖开肚子的孕妇,像一样被钉在的墙上,因此破了义和团的法术。这一切是由在钟楼里手持“万女旄”的指挥的,“万女旄”像女巫骑的大扫帚,是用妇女编织成的。

  以上是的版本,还有天津的版本:义和团攻打天津紫竹林,说上架着洋炮,每尊炮筒上骑着妇人,“避炮之法”就被破了。聂士成领清兵与义和团开打时,命人找要卫生巾。清代的卫生巾用双层布中间加上温热的草木灰,即能防侧露,还能多次使用。清兵把此物围绕在脖子上,义和团的法术就失灵了。

  以上种种“阵”的巫术都有历史渊源,清代俞蛟的《临清纪略》中记载,在乾隆年间,山东王仑叛乱,其攻城军队中有个穿黄马褂吧吧念咒的大师,任何炮弹都伤不了他。这时有个老兵出主意,从城里叫来一些,裸露下身对准他,旁观官军开炮,才把这个人。在义和团的语境中,他们先假设用巫术,再自己用巫术防守反击,如果不灵,是采用妇女破了巫术。因为我们比有,所以输了。

  这是一套趣味逻辑。而对女人的超能力是这样解释的,男属阳,女属阴,女人之阴属于阴中之阴,而火属于阳,光身女人有灭火的功效。红灯照中所招募的多是十二三岁到十七八岁的少女,十二三岁仍属于女童,而十七八岁的少女也尚未婚配。女人的排行,即是女童>

  少女>

  >

  大妈>

  老太婆,这种观念从弗雷泽的《金枝》中也能解释。

  稿子越写越鬼扯。乌七八糟的东西被记入正史,令人难以对面。我们在生活的船上,一只脚踏在的船舱内,一只脚踏在感性的船舱外;好似一只脚踏在现实,一只脚踏在虚幻,身子随船的摇晃而来回偏转。不必管与性有关的巫术是否科学,它首先是文化的。

  巫术进入到民俗,首先表现在禁忌方面。如古人祭祀时要斋戒,戒除荤食和性;再如宋朝时把兔子头或清朝时把螃蟹挂在门上能辟邪。老年间有说法:怀孕了不能从正在盖着的房下走过,不能吃葱姜、兔肉,不能看兔子、侏儒和猴儿,而应看体貌丰美的大丈夫,这样孩子生出来不会成侏儒和兔唇;若生孩子时一只手先出来,那就是孕妇曾跨门槛待着,这时往孩子手心上放点盐,他能自己缩回去再顺产出来;若要生男孩应吃毛虫在树上的茧,吃螳螂的卵房或蜂房。蜂房代表多子,螳螂又名刀螂,取“当郎”的谐音。而新婚夫妇要在床上放枣和栗子,取“早立子”的谐音,还要放“花生”,要男女岔开花搭着生。以上的种种禁忌与反禁忌,自然成了对敌的武器。

  倘若生在古代的边陲,兴许会首选巫师作为职业。而所喜欢的“巫术”,自然是那些能使得男女合百年之好、或能战胜雾霾的“巫术”。而不喜欢的,是义和团般乌七八糟的巫术,害人的巫术。巫术也分,每一位霍格华兹魔法寄宿学院的学生都应该懂得,善良必将战胜。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