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用春药有用吗 > 好一个嗜酒好赌会撩汉的李清照

好一个嗜酒好赌会撩汉的李清照


/ 2017-09-11

  提起李清照,恨不得将所有溢美之词都用在她的身上。她是男人眼里的,是女中的偶像。记忆中的她,应该是那位极具东方韵味与才情却命运悲悲切切的柔弱女子。

  然而,现实生活中的李清照却并不打算做“”,喝酒、赌博,这些与古代女子似乎毫不相干的词汇,却成为这位第一才女身上的“标签”。但对于天性洒脱的李清照来说,当,她一点也不认线

  麻将,可以说是中国的“国粹”之一,这里面不仅展现了中国人的智慧,也包含了中国人特有的性格。作为一项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在宋代也是大受欢迎的。而李清照对于这项活动的喜爱也能从她的多首作品中窥见一斑。

  众所周知,李清照以词闻名,诗作甚少,散文作品更是只有寥寥几篇。但在这几篇里,跟赌博有关的,就有三篇。

  看懂了吗?就是要让后世都知道,命辞打马这种赌博游戏,是李清照开创的。赌博也没有什么,我只是比你们专心,又赶巧比你们有天赋罢了。

  果然,就是,打起牌来一点也不嫌虚。据说李清照打牌挑剔得很。有的她嫌庸俗,妨碍了她风雅的文艺气质;有的她嫌太凭运气,体现不出她通慧的聪明才智;有的她嫌太难,曲高和寡,赌友难交;有的她嫌简单,浪费时间,毫无兴趣。总之,在众多的赌博游戏中,李清照最喜欢的就是命辞打马。而打马,就是后来的麻将。

  不仅如此,当时李清照还有许多粉丝,其中有一部分,不是仰慕她的词作,而是向往她的赌术。如果那时候也流行粉丝给自己起名的话,那李清照的赌博粉儿大概会叫“清拌肚丝”。

  当然,李清照打麻将并非其中,而纯属娱乐消遣的一种智力游戏,她自己也说“独采选打马,特为闺房雅戏”,跟所谓的“赌博”风马牛不相及。如此看来,李清照还是一位爱疯爱玩爱卖萌的可爱玩家。

  除了爱打牌,李清照的另一个爱好就是喝酒。我们今天读到的李清照的词作有49首,其中写喝酒的就有26首。话说如果不是对喝酒爱到一定程度,怎么会有过半的作品中出现酒呢?这个比例或许连“诗仙”李白也自叹不如。

  这扶头酒可是一种烈性酒。另一位宋朝词人贺铸曾说“易醉扶头酒,难逢敌手棋”。你看,大老爷们都易醉,这酒肯定不柔。李清照喝起酒来果然十分女汉子!

  什么叫感情深一口闷?什么叫喝到昏天黑地?李清照做出了完美的诠释。只是这从晚上喝到天亮,又喝到下一个黄昏,这是跟谁喝的,估计也成了历史之谜了。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如梦令》

  话说李清照去郊游,喝了多少不知道,但总之喝到了不认识的程度。凭着一腔酒劲,拼命往回划船。划啊,划啊,居然划到了荷花塘里,还吓到了一群水鸟。这在古代,简直就是一个“疯丫头”。

  喝酒可以说是李清照一生的爱好,直到人生暮年,凄凄惨惨戚戚的李清照,还是放不下酒,“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只是此时的酒,再也比不上年轻时那快活的滋味了。

  “骚”在古代其实是一种情。李清照有这种情,卓文君也有,李冶也有,因此,她们老是被那些抱封建思想大腿的人诟病。李清照的词之所以美,也源于她内心的这份“闷骚”。且看她的词中这些孤独离愁的情绪就能窥探她丰富的内心世界。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阑干慵倚。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念奴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chǎn)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点绛唇》

  听到未婚夫要来她家,作为女方不便去见恋人的李清照,只好在院子嬉戏,顺便偷看一眼自己未来老公长什么样。就要结婚了,李清照要给对方留一个好印象,于是慵整纤纤手,薄汗轻衣透。好一个芳艳的画面。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