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用春药有用吗 > 他们写的很高级品味十种文学春药

他们写的很高级品味十种文学春药


/ 2017-09-11

  周末,当我打开《春风十里不如你》的电视剧时,我觉得特别悲伤,因为冯唐原著中所有的荷尔蒙镜头全部都被洗成了争风吃醋的小清新镜头,甚至连书里那位以身材丰满著称的小红烧肉也被活活地拍成了一只小排骨精。实在是失望,那种潮流般涌来的肉感窒息,对母系特质的忘我,成长过程中的惊惶和骄傲,全都失散了。

  我们不如今天就来盘点一下著名的身体和的写作,在身体的表面张力之下,它们所呈现出的是爱和生命。

  不去找他,他甚至于可以一次都不来,据说这样的事也有过,公寓就算是临别赠品。他是实在太多,顾不过来,一个眼不见,就会丢在脑后。还非得钉着他,简直需要提溜着两只乳房在他跟前晃。

  一坐定下来,他就抱着胳膊,一只肘弯正抵在她乳房最肥满的南半球外缘。这是他的惯技,表面上端坐,暗中却在蚀骨销魂,一阵阵麻上来。他转告司机停下,下了车跟在她后面进去。她穿着高跟鞋比他高半个头。不然也就不穿这么高的跟了,他显然并不介意。她发现大个子往往喜欢娇小玲珑的女人,倒是矮小的男人喜欢女人高些,也许是一种补偿的心理。知道他在看,更软洋洋地凹着腰。腰细,婉若游龙游进玻璃门。

  英文有这话:“是一种春药。”对不对她不知道。她是最完全被动的。又有这句谚语:“到男里去的通过胃。”是说男人好吃,碰上会做菜款待他们的女人,容易上钩。于是就有人说:“到女里的通过。”据说是初年精通英文的那位名学者说的,名字她叫不出(辜鸿铭),就晓得他替中国人多妻的那句名言:“只有一只茶壶几只茶杯,哪有一只茶壶一只茶杯的?”至于什么女人的心,她就不信名学者说得出那样下作的话。她也不相信那话。除非是说老了倒贴的风尘女人,或是风流寡妇。

  当时热风正烈,陈清扬头枕双臂睡得很熟。我把她的衣襟完全解开了。这样她袒露出上身,好像是故意的一样。天又蓝又亮,以致阴影里都是蓝黝黝的光。忽然间我心里一动,在她红彤彤的身体上俯身下去。我都忘了自己干了些什么了。我把这事说了出来,以为陈清扬一定不记得。可是她说,“记得记得!那会儿我醒了。你在我肚脐上亲了一下吧?好,差一点爱上你。”陈清扬说,当时她刚好醒来,看见我那颗乱蓬蓬的头正在她肚子上,然后肚脐上轻柔的一触。那一刻她也不能自持。但是她还是睡着,看我还要干什么。可是我什么都没干,抬起头来往四下看看,就走开了。

  一只蜥蜴从墙缝里爬了进来,走走停停地经过房中间的地面,忽然它受到惊动,飞快地出去,消失在门口的阳光里。这时陈清扬的呻吟就像泛滥的洪水,在屋里蔓延。我为此所惊,伏下身不动。可是她说,快,混蛋,还拧我的腿。等我“快”了以后,阵阵震颤就像从地心传来。后来她说她觉得自己,早晚要遭。

  陈清扬说她真实的,是指在清平山上。那时她被架在我的肩上,穿着紧裹住双腿的筒裙,头发低垂下去,直到我的腰际。天上白云匆匆,深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刚在她上打了两下,打得非常之重,火烧火撩的感觉正在飘散。打过之后我就不管别的事,继续往山上攀登。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部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那时我读了手抄本《曼娜回忆录》,我对人类所有的美好感情充满了和。我特别对肉感、美丽的米兰起了勃勃杀机。在我看来她的妖娆充满了。她是一个的;一朵盛开的之花;她的存在就是对、秩序的挑衅;是对所有情操的正派的一个!

  我抽了一支烟,把自行车锁在一家礼堂门口,上了楼,楼内走廊空无一人。我用万能钥匙捅开了她家的门。经过她父母房间时撩门帘看了一眼,里边没人。她刚脱了裙子,穿着内衣坐在床边换拖鞋,见到我突然闯进,吃一惊,都没想起做任何动作。我热血沸腾地向她走去,表情异常庄严。她只来得及短促地叫了一声,就被我一个纵身扑倒在床上。她使足力气和我搏斗,我扭不住她便挥拳向她脸上猛击,她的带子被我扯断了,半裸着身子,后来她忽然停止了挣扎,着问我:“你觉得这样有劲么?”我没理她,办完了我要干的事站在地上对她说:“你活该!”然后转身摔门而去。我带着满足的在日光强烈的大街上缓缓地骑着车,两只脚像鸭子似往外撇着,用脚后跟一下下蹬着链条松驰的轮子。我眼前跳动着她被我打肿的眼睛和嘴唇以及她蓬乱,像刺猬似的根根竖起的头发。上的人都看我。我回家照镜子,发现脖子上、脸颊上有被她的指甲挠出的血道子,摸上去火烧火燎的疼。就让她恨我吧,我一边往伤口涂着红药水一边想,但她会我的!

  我清楚地记得,小红烧肉穿了件比三点式只多一小巴掌布的大开背游泳衣,火红色,坐在那两个游泳池之间的过道中间,左腿伸直,右腿圈起,右肘支在右膝盖上,右手托着下巴,晒太阳,同时东西南北。我抬头换气,看见在两个游泳池之间晒太阳的小红烧肉,距离很近,两三米而已,我觉得她非常高大,非常明亮,强光从肉缝和衣褶往外,洪水般奔涌出来,比男女双方的公厕电灯泡亮多了,大多了。我一次次从水中抬头,我的眼睛断断续续地顺着小红烧肉的游泳衣绕了一遍,我的大腿收不回来了。我又看了一眼小红烧肉的身体,胸的确大,大得仿佛就贴着我的睫毛,大得仿佛滴答流过我眼睛的水珠都是一个个放大镜,我每抬一次头都想起李白的诗: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胸罩着的那块布是红色的,被完全撑开,颜色变浅,隐隐透出里面的肉色,仿佛中山公园四月里疯开的芍药和牡丹,仿佛朝外大街边上新出笼屉的大馅菜肉包子。小红烧肉的腰很细,那两块肉红色就在第五根肋骨左右峭壁般蓦然升起,毫无铺垫。“就算是气球也要吹一阵啊”,我想。我的心一阵抽紧,“为什么这么两团大肉堆在那个,就无比美好?”

  “呵!摸触您是多么美妙的事!”他一边说,一边爱抚着她的臀部和腰部的细嫩、温暖而隐秘的皮肤。他俯着头,用他的脸颊,频频地摩擦着她的小腹和她的大腿。他的迷醉的状态,使她再次觉得有点惊讶起来。他在摸触着她生动而赤裸的肉地所感得的美,这种美的沉醉的欣欢,她是不了解的。这只有热情才可以了解,当热情没有了或死了的时候,那么,美所引起的美妙的惊心动魄是不可了解的,甚至有点被物的,温暖的生动的接触之美,比之眼见的美要深厚得多,她觉着他的脸在她的大腿上,在好怕小腹上,和她的后臀上,温柔地摩着。他的髭须和他的柔软而通密的头发,紧紧地擦着她;她的两膝开始颤战起来了,在她的灵魂里面,很遥远地。她觉着什么新的东西在那里跳动着,她觉着一种新的在那里浮露了出来,她有在这害怕起来,她差不多希望他不要这样爱抚她了,她只觉得被他环抱着,紧束着然而,她却等待着,等待着。

  于是,难以言语形容的动作重新开始一其实这并不是一种动作,而是纯粹的深转着的肉感之旋涡,在她的肉里,在她的意识里,愈转愈深,直至她成了一个感觉的波涛之集中点。她躺在那儿呻吟着,无意识地声音含混地呻吟着,这声音从黝黑的夜里发了出来,这是生命!

  心在企盼,心在呻吟,我一眼瞥见前面适时出现的宽阔的边,便连撞带摇进了草丛。记住她还不过是个孩子,记住她还只是车刚刚停稳,洛丽塔就已经顺势倒进我的怀里。不敢,不敢让自己这样甚至不敢让自己发现这(甜蜜蜜的湿气和颤动的火焰)就是难以形容的生活的开始,在命运巧妙的协助下,我终于将它从愿望变成了实现真地不敢吻她,我摸了摸她火热、张开的嘴唇,带着极大的虔敬,轻轻一吮,一点不猥亵:但她,在一阵不堪的蠕动中,将嘴唇使劲压在我的,我碰到了她的门牙,并且分享了她唾液的薄菏糖味。

  为了折衷,我她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尽可能和其它女孩子一起利用游泳池。她热爱灿烂的水,是个出色的潜水手。我浸过水后,便坐在午后浓郁的荫凉里,舒舒服服地盖上点儿东西,拿本书或一袋子糖果,或二者兼备,或除了兴奋腺便两手空空,看着她欢跳,看着她戴顶橡胶帽,满身水珠,被太阳晒得光滑极了,象广告上那般快活,穿着她合体的缎子泳裤和松紧乳罩。青春期的心上人!她是我的,我的,我的,对此我该多么得意地感到惊异,并进而重温近来的几个早晨小鸽子从昏眩到呻吟的过程,然后再为下一个早晨做计谋;我眯缝起被阳光刺射的双眼,将洛丽塔和聚集在她周围、准备供我有选择地款待和判断的任何一个少女作比较。

  把咖啡带给她是多么甜蜜,然后给她,除非她完成她早晨的任务。我是如此周道细心的朋友,如此慈爱的父亲,如此优秀的小儿科医师,能照顾到我的赤褐色皮肤、赤褐色眼睛、赤揭色头发的小身体的一切需要!我唯一的怨恨就是我不能掏出我的洛丽塔的心,不能把的嘴唇伸向她稚嫩的子宫,她隐秘的,她绚丽的肝脏,她马尾藻式的肺,她相仿的两瓣可爱的臀。在特别炎热的下午,在午睡气息粘闷的屋中,我喜欢扶手椅的皮面冰着我赤裸的身体,我抱她坐在我的膝头。这时她真是个典型的孩子,全神惯注于上的娱乐栏目,对我的冲动漠不关心,似乎她坐着的是一只鞋,一个洋娃娃,一只网球拍把,那么倦懒,动也不动。

  他脱下了她的连衣裙,接着就是她那条白棉布的小叁角裤,然后把她赤身地抱到床上。他背朝着她哭了起来。这时她轻轻地把他拉过来,开始脱他的衣服。她闭着眼睛,慢条斯理地替他脱。他想动手帮她一下,可她不让,她要自己来。她说她愿意自己动手。终于,他的衣服也被了。当她要求他的时候,他轻轻地把身子靠过来,似乎是为了不惊动她。那皮肤给人一种特殊的温柔的感觉。他的身躯瘦弱颀长,没有力气,没有肌肉,他可能得过病,可能正处在康复时期,他没有胡子,没有男子的确概,他很虚弱,他似乎正因某种的而其痛苦。她没有看着他,只是抚摸着他。他在呻吟,他在哭泣。他在着他那令人的情爱的。他几乎是哭着和她在一起尽兴的她觉得她似乎被慢慢地举了起来,腾云驾雾,被带到一个极乐的世界大海,没有形状,只是因为它无可比拟。

  有一次我突然感到那个穿着补丁长袜了的女人的形象在情人的房间里闪过。我似乎感到和她的女儿一样在这种场合里出现过,其实儿子们都已经知道妈妈年轻时那段罗曼史。而女儿,当时还不知道。他们将永远不会在一起谈论他们所知道的,并且使他们疏远她的这件事,这是妈妈年轻的一件关键的、最后的风流事。妈妈不懂得什么是享受。我真不知道还会出血。他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他说他真幸福。

  他吻着她臀部那一对丰满熟软、淡黄馨香的瓜,与丰腴的瓜那两个半球,以及那烂熟淡黄的垄沟,接了个微妙、富于挑逗性而散发着瓜香的长长的吻。

  那个星期天早晨我跟如今死了的鲁维奥斯上尉爬到风车山那块平地上去啦,他那架小型望远镜就像是哨兵携带的那种他要从船上弄一两架来,我穿的是巴黎的便宜商场那件衣裳,戴着那串珊瑚项链儿,海峡一闪闪地发亮,我隔着它一直能望到摩洛哥,并且几乎能眺望到白色的丹吉尔湾和蒙着雪的阿特拉斯山,海峡就像条河一样,那么清澈哈里,摩莉我的乖,打那以后我总想念着在海上的他,望弥撒举扬圣体的时候,我的衬裙开始滑溜下来了,我把那块手绢儿在我的枕头底下保存了好几个星期,为的是闻他身上那股气味,在直布罗陀买不到像样儿的香水儿,只有一种便宜的西班牙皮肤,很快就走了味儿啦,反倒会留下一股臭气,我想给他一件念物,为了图个吉利,他给了我一只做工粗俗的克拉达戒指,加德纳到南非去的时候,我把那戒指送给了他,那儿的布尔人用战争和热病要了他的命,可他们还是照样打败了,它就像是蛋白石或珍珠似的带来了厄运,那准是十八凯的纯金,因为重得很哪我可以看到他那刮得光滑的脸,呋噜嘶咿咿咿咿咿呋啷,那列火车又发出了哭腔可怀恋的往昔哟岁月一去不复唔,返,我闭上眼睛,呼吸,嘴唇朝前凑,亲嘴儿,一副悲伤的神情睁开眼睛,微弱地,当雾降落前,我就讨厌雾降这个地方,传来了甜蜜的情歌。

  后来当我提笔写克劳德时,我心里想的不是克劳德而是杰曼“同她厮混过的全体男人和你,现在只有你了。船驶过去,桅杆和船身都过去了,人生的全部见鬼的激流从你身上流过,从她身上流过,从紧跟着你的所有家伙身上流过。鲜花、小鸟和阳光都涌进来,它们的芬芳香气将呛死你、你。”这是为杰曼写的。

  他像一头警犬,鼻子始终贴在地上。撒完了尿,捍完了鼻涕,准备工作算是做完了,这时他便大大咧咧地朝他的姑娘走来,“吱”地狠狠亲她一下,同时还爱抚似的拍拍她的。我从未见过这个姑娘有过不干净整洁的时候甚至在早晨三点钟工作了一夜后她也很整洁,真像刚刚从土耳其浴室的浴盆里爬出来的。看到这两个体魄健壮的野人,看到他们那么安详,那么相爱,胃口又是那么好,这倒也令人愉快。

  仿佛聪子内心的炉门一下子被打开,火势骤增,烈焰腾跃,她用双手顶着清显的脸颊。她想把清显的脸推开,她的嘴唇却摆脱不开又顶回来的清显的嘴唇。她依然摇动脑袋表示,清显却陶醉在这湿润的嘴唇妙不可言的爽滑感觉里。于是,强硬的世界如同一块浸泡在红茶里的方糖一样融化了,开始了无与伦比的甜蜜与和谐。清显不知道怎么解和服腰带,结实的鼓形背结使他无从下手,只好乱解一气,聪子的手伸到后面,一面使劲拨开他的手,一面微妙地帮他解开。两人的手指在腰带上不断纠缠在一起。带扣一解开,腰带轻微地扑哧一声急速松开,仿佛完全依靠腰带自身的力量弹开的。这是复杂的、无法的的开始,正如和服的一切发动叛乱也是如此。清显心急火燎地解开聪子胸前的衣服,不知道多少带子让他着急又被他解开,刚才被严密着只露出小小倒人字型的胸脯终于完全呈现在他的面前,细腻白皙的肌肤散发着无比诱人的馨香。

  聪子没说半个不字。无言的与无言的引诱无法区别。她在无限地引诱,又在无限地。但只是让清显感觉到与这个神圣、这个不可能进行战斗的并非他自己一个人的力量。那又是什么力量呢?清显清清楚楚地看见闭着眼睛的聪子脸上逐渐泛起红晕,充满放荡不羁的神情。清显托着聪子后背的手掌明显感觉到一种微妙的、满含羞涩的压力。她仿佛无法似地仰躺下去。清显掀开聪子的和服底襟,京都友禅绸缎长衬衣把印染着卍字纹和飞翔于六角形云彩的凤凰图案的和服分开,五彩斑斓的凤凰尾巴被凌乱地掀向两边,露出些许重重衣裳下的大腿。然而,清显觉得距离自己还非常遥远。还必须拨开重重云彩。在遥远的深处,有一个狡黠地支撑着这接连不断的烦琐复杂的核心。他感觉到,这个核心正屏息凝神地等待着。当清显的身体贴近犹如晕染着白色的一线曙光的聪子的大腿时,她的手伸下来温柔地支持着。然而,这温情适得其反,他甚至连这一线曙光也似碰非碰,无果而终。

  两人躺在榻榻米上,仰望着雨水猛烈敲击的天花板。他们的心依然起伏激动,难以平静。清显不仅毫不疲惫,甚至不愿意承认事情已经结束,反而处在亢奋之中。但是,如同日暮时分房间的暗影越发浓郁一样,他们之间显然萦绕着踌躇的情绪。他似乎听见隔扇外面传来轻微的苍老的咳嗽声,正要起身,聪子却轻轻按住他的肩膀住。

  聪子一声不吭地很快克服了这种踌躇。这时,清显第一次体味到在她下动作的喜悦。事情过后,他对聪子的一切都可以原谅。清显的青春活力立即摆脱死亡获得复苏,坐上聪子温暖宽敞的雪橇。当他受到聪子引导的时候,才第一次发现所有崎岖坎坷的小都不复存在,一上满眼旖旎明媚的风光。由于房间太热,清显早已脱掉衣服。他真切感受到的存在,犹如采藻船穿破水力和水藻的奋力前进。聪子的脸上没有流露任何痛苦的表情,她的脸颊只是泛起微光映照般似有若无的微笑。清显没有丝毫诧异,他心中的一切疑惑都已经冰消。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