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用春药有用吗 > 河南上蔡群众实名举报村霸遭报复 村民称其为金苍蝇

河南上蔡群众实名举报村霸遭报复 村民称其为金苍蝇


/ 2017-09-06

  本网讯 在河南省上蔡县塔桥乡胡庄寨村,村名举报本村村支书李文祥,侵占集体财产,钱财,违法乱纪,群众,作风等问题后,遭到李文祥致轻微伤。目前,打人一事已立案调查,举报问题也引起上蔡县纪委关注并介入调查。

  上蔡县塔桥乡胡庄寨村,是中原大地上一个普通的内陆村庄,包含两个自然村,共十一个村民小组,两千多口人。村里并无特色经济,村民多以种地为生,也有部分村民外出打工,属于上蔡县的贫困村。

  正月刚过去,外出打工的也早已离家,整个村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正值中午,走在崎岖不平的村街道上,看到只有几个老人和孩子端着碗在自口吃饭。

  他对说,因为带头举报村支书李文祥的问题,正月初四,李文祥带着儿子和侄子数人将他打致轻微伤,目前仍未处理,对他说因为李是县代表,所以要报请县。杨某五提供的一段视频也了被多人围殴的事实。

  在拿到的举报材料中,村民将李文祥干村支书这些年出现的问题归结倒卖集体土地、建房收费、计生、违规为亲属办理低保以及收取低保户办理费用、侵吞国家补贴和占用集体财产等六大方面。

  据多名群众反映,2004年胡庄寨村土地调整,李文祥新增人口分地按照有无户费,有户口的交3000元,没户口的交20000元,分地剩余的耕地他转包给他人耕种,租金交给他。他还将村里的耕地划成宅售卖,每处宅售价1500元。另外,全家外出打工的以及其他原因不在家的土地收回由他转包,并收取租金。据村民计算,光这几项,李文祥收入就上百万。

  同时,村民还指出,李文祥还将该村坑边的荒地出售给村民建房,一处15000至20000元不等,仅这一项就收入24万元。他还将村里大坑挖土出售给填坑建房的村民,按照小车100元,大车150元收费,共计13余万元。

  村民杨某还向举例,他在15年旧房翻新时,李文祥索要建房费3000元,不给就不让施工,另外还要拉电费用500元,电费1200元,并且请李文祥等人吃饭花费1500元。

  杨某说:“这些费用都是去他家里交的,没有开任何收据。类似的事情,胡庄寨村建房的人几乎都经历过,只不过是收费多少的问题。”

  他们说,听说国家对于危房时还有补贴,但是他们村的人从来没有领到过这样的补贴,并且还向李文祥交费。

  而对于农村低保五保办理方面,李文祥一方面为自己家亲戚朋友违规办理低保,另一方面对于够上办理低保五保条件的家庭,采取收费办理,一人收取1500元办理费,并且办不成还不退钱。

  在村民提供的近几年该村低保名单中,李文祥的父母,叔伯家,兄弟家,以及其妻子家的亲戚家名字赫然在列。

  该村村民杨某长说,自己想办低保,李文祥要了1500元跑腿费,但是低保没有办下来,钱也不退。他说,向这种情况,村里还有许多。

  村民还举报称,李文祥将几十套国家给农田水利免费配套的水泵、发电机非法出售给他人获利;2016年国家发放的扶贫款也全部被他截留;国家为村民发放的小麦良种也被其分给亲戚;通信公司建设的信号塔占村民耕地赔偿也被他私自截留;本村村民外出打工需要外流证的,必须给他交500元才能盖村委会的章;去世的人也要交给他2000元不等的费用才能下葬。

  而最让他们的是胡庄寨小学的现状,2011年小学改建校园,校园里的树全被李文祥卖掉落入自己腰包,并将三十多间教室的木梁、房材也卖掉,拆下的砖头被其二哥拉楼盖楼。

  并且李文祥因为一些小事就学校老师,使得师都不敢来该小学教学,慢慢的,导致目前学校只有几名代课老师,每个班级五六个学生,连代课老师的孩子都不在本校就读了。

  村民说:“胡庄寨小学以前在乡里成绩都是前几名,现在被李文祥搞的几乎成了空校了,村里孩子的义务教育都成问题。”

  多位村民反映,对于李文祥的做法许多人也曾表达过反对,但是都遭到李文祥的报复,他曾多次带领闯入村民家,对村民进行,虽然报警,但仍。

  村民胡某坤说,2011年农历正月初四下午,李文祥带领三个闯入他家,猥亵其女儿,并他夫妇两人,后120救护车将夫妇二人拉到上蔡县门诊救治,次日,李文祥又带领人在门诊将胡某坤女婿,随后还在他家多次。

  后来,鉴定胡某坤为轻伤,其妻子构成轻微伤,但是最终李文祥并未有事,反而将胡坤处罚。

  举报材料上显示,被李文祥的村民有二十多人,但最终都是不了了之。村民杨某、李某等人还,李文祥曾几次手持宝剑,带领几十名,不听线年春节,杨某五回家过年,因为之前的举报事件,也遭到了李文祥等人的。

  在走访中还得知,一个下辖两个自然村,十一个村民组,两千多口人的大村,村干部竟然只有李文祥一个人,还有两人是负责平时帮李通知交钱的。

  而村民反映,曾经多次向各级部门举报过,但是部门给予的回复是“与事实不符”。“我们全部是实名举报,把李文祥收钱的时间地点都详细反映上去,但是没有任何部门下来找我们调查核实,不知是什么原因。”

  对于村民举报之事,也致电李文祥本人,他对于卖宅,收建房费以及低保等问题,也表示承认,但称收的钱都用于村委开支了,并说纪委也在调查,肯定会给我处分的。

  而对于初四打人致轻微伤一事,塔桥乡刘所长表示,由于李文祥是县代表,所以需要报备县,2月24日的材料,目前还没有回复。

  1月,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加大对“村霸”和族恶的整治,决不允许其乡里、百姓,基层。 1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 “村霸”和族恶犯罪积极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依法惩治“村霸”和族恶刑事犯罪,突出打击为“村霸”和族恶充当“伞”的职务犯罪。

  而胡某坤说,李文祥就是一个十足的“村霸”、“金苍蝇”,打不死,告不倒,还十分有钱,据他们估算,李文祥十几年时间从村里至少上千万。

  对于如此一个横向乡里的村支书,竟然十多年不出问题,说起这事,一位在外工作的胡庄寨人说,胡庄寨仿佛像一个封闭的王国,被遗忘的废都一样,举报没有作用,村民畏于,任由李文祥在村里。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